cn又名為星晴
**幼兒園文筆√
**全職高手坑很大√
**推傘修雙花黃喻√

【傘修】又再給你們說一個不童話的童話故事

先看這裹:

#傘修

#別認真!真的不用太認真!別認真!(太重要!)

@伞修深夜60分   4.18的關鍵詞[池塘]

--------------------------------------------------

很多[荒謬]童話故事都在森林裏出現。今天我也繼續給大家說個有關森林裏面的一個[荒謬]童話故事。 

今秋,秋天來臨,樹上的綠葉都慢慢換上新的顏色回歸到大地上,樵夫蘇沐秋跟他的妹妹沐橙就住在這個h國的森林內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純樸簡單的生活。
早上,樵夫習慣的走到森林的深處劈柴,卻沒有發現到不知何時在林裏多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池塘。理所當然地(?)不知道為什麼樵夫不小心的卡了一下地上的石頭跌倒在地上,手上的斧頭也“撲通“一聲掉到池塘裏。


好吧,別以為之後會有一個老神仙拿著兩把斧頭去問你掉的是這把金斧頭還是那個銀斧頭這種老劇情,沒有,沒有,真的不會有。

樵夫在草地上昏迷了十幾秒就醒了過來,卻見到明明掉到池塘的斧頭就在他腳邊。難道掉下去只是我的錯覺嗎(゚Д゚;)?樵夫想。


可是當他把斧頭再次拿上手時發現是濕的,從池塘到他拾起斧頭的地方也明顯有小小的水道痕跡。


這是什麼一回事?是有人幫我在池塘中拿上來嗎?可是他只是昏了十秒左右不可能有人走過也不發現,而且是在森林的深處,那會隨時有人走過呢?
想不通的樵夫於是只好拿起那把濕掉的斧頭困惑地回到他的木屋。


第二天,蘇沐秋再次去到這個池塘邊,想了一會,就把手中的斧頭又掉到池中,等了半天都沒發現有什麼,於是又回到木屋。
樵夫一天兩天三天都不停重覆這個掉斧頭的動作,卻也得不到他想看到的結果,於是一星期過去。

他想了想,上次他是昏過去才發生這種奇怪的事情,於是拿起家中最後一把斧頭,再次走到池塘。這次,他沒有立即把斧頭掉進去,倒是他找了個石頭,裝作跌倒昏過去,順手把斧頭掉了進池塘。(ノ◕ヮ◕)ノ
'噗通'
蘇沐秋從聲音確定掉到池裏就合上眼晴,在草地上裝著,然後大約過了半分鐘,他聽到了,一個'哇啦'的上水聲音,然後重物放了在自己的腳邊。
他再等了等,這人沒有再次下水,倒是走向裝作昏迷的樵夫,摸了摸他那有如落葉顏色的頭髮。偷偷把眼張開成一條線的蘇沐秋看到了,他看到的那好看的雙手有點像人類,卻比人類的修長而且還在指與指間有薄薄的撲。
怪物?靠,我還沒想到真的有怪物呢。
行動比腦袋快,當他還在想這是什麼東西時,手就很自動的捉住那雙手。
“嘩(゚д⊙),我靠,你醒著的嗎?“
怪物還能說人話呢。
蘇沐秋把身體坐起轉過來。
他看到的是一個大概是人類五歲的身高的小孩童,小孩童看起來跟人類真的沒太大分別,不同的只是他手中的噗和頭頂那光禿禿的一塊。一點也不可怕,倒是有點可愛。
“你是什麼?怪物?“
“你先放手好嗎?你抓得我好痛。(ಠ_ಠ)“
“呀,抱歉!“蘇沐秋沒發現手還在緊緊的捉住對方,他只是一味在思考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到底是什麼?“蘇沐秋再問。
“河童。你不要說你沒聽過河童。“
我去,這孩子那像一個五歲小孩天真,這根本就是一整個諷刺臉的死小孩。
“當然有聽過,但你為什麼會在這裏?“
“我......“河童停頓了一下然後苦笑了一下。
“我從b國來的,我...我離家出走了。“
“吓?“
先不吐嘈河童怎樣在b國來到h國,河童離家出走這點真的是.....
“先別說這個,我說你那人到底有多無聊?為什麼總是掉斧頭下來,好幾次差點打到我的頭,難道你以為我會變出金銀斧頭來嗎?“
“.......“還不是因為你嗎臭河童(╬゚д゚)。

“樵夫大大,我餓了,有吃的嗎?“
“你還真不要臉呀!還有我叫蘇沐秋。“
“像小狗幫你拾東西你還不給報酬到底是誰比較不要臉?“
蘇沐秋無視他的垃圾話卻才想起,自己家中的斧頭有七把都在池塘的底部。
“對了,我之前掉的七把斧頭呢?你給我都拿回來,我請你吃晚餐.....“
“小氣鬼(>3< /)"


於是河童真的把樵夫掉下去的七把斧頭都找回來,樵夫也遵守承諾準備把他帶回家給他煮了一餐好的。
“對了,河...河童先生,這個聽說河童都能變身,你能變一個嗎?這樣子帶你回去我怕會嚇到我妹妹。“樵夫小心翼翼地低頭對河童說。
河童嘆了口氣,細細聲的說了句“你當我是狸貓嗎( ˘•ω•˘ )?你等等吧!“就跑進小叢林。
過了一回兒,卻在小叢林走出來一個十五六歲大的黑髮少年。
“這樣行了嗎?“
“......“

蘇沐秋完全是被嚇呆了( ºΔº )。本來只是打算他能變走頭頂的禿禿盤子和手中的撲,但意想不到的變出來卻是一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生,而且帶點傲氣滿帥的那種。
“好吧,蘇大大我們能走了嗎?我快餓瘋了( ˘•ω•˘ )。“
“呀,好....( ºΔº )“直到少年的話,他回神過來醒起要帶路。
“還有,我不叫河童,我叫叶修,叶子的叶,修正的修。“
“河童還有名字呢。“
“不然每個都被叫河童怎分別誰跟誰。腦袋呢( ˘•_•˘ )?“
“嘖,還不只是個離家出走餓倒街的河童。“
他們一唱一答打打罵罵的走了半小時,就好像認識了很久的朋友一樣。終於回到蘇沐秋的木屋。
“叶修你把我背包的柴都放在這裏,然後你去把魚......再去.......“
蘇沐秋一一作好指使,叶修也只是再次嘆了口氣乖乖的做起來。

當蘇沐橙背著今天打獵回來的兩隻山雞,看到的這個場景的確是嚇了一跳(゚д゚)。
嗯...以蘇沐橙的視角看,就像哥哥跟大嫂,不對,看起來指揮的人更像嫂子,呵呵。
“哥哥,我回來了“
“沐橙回來了麼?受傷了?“
“嗯,沒事,!這不是我的血。哥,這人是....?“
“今早在外面拾回來的。喂!葉修,來一下!“
被叫的少年皺了皺眉(◉"◉),看到樵夫身邊的少女才放下手上的工作走過來。
黑髮少年看了看這個背住山雞和弓箭的少女,又望向蘇沐秋。
“你妹妹?“
“嗯,這是葉修,她是我妹妹沐橙。“
“你好呀,叫你葉修哥...行嗎?“
“可以呀,小美女。“
“喂,別調戲我妹妹(#`Д´)ノ,你不是說很擅長處理魚嗎?快走快走。“
“沐秋呀,不是你叫我過來的嗎?“
於是叶修又一臉無奈的回到工作位置(╯_╰)。
呵呵,還真的很有趣呢。小女孩想。

吃過晚飯,叶修再次覺得世界給他帶來了錯誤。

剛吃完不久晚飯就被蘇沐秋叫去洗盤子,唉~還真的會指揮別人工作(╯_╰)....
一邊刷盤子一邊哼著歌差不多完結時,蘇沐秋走了入來。
“葉修,你晚上住那裏?回去池塘?“
葉修回頭搖頭苦笑著。
“不行,變身只能一個月變一次,現在沒辦法變回去了,我就隨便找個草地或樹上睡睡就好了。“
“......∑( ̄□ ̄;).“
“好了,洗好了。這我先走囉!這餐謝謝了“
“叶修!“蘇沐秋伸手去拉著正想離去叶修的手。
“這個...這個...要不,你在這裏住一段時間(,,Ծ 3 Ծ,,)?“
“什麼(°ロ°٥)?“叶修倒是對蘇沐秋這個提議大吃一驚的。
“你看,這房子是大,就只有我們兄妹,而且,晚上野獸多,要是你被別掉我心也不好過嘛。“
“行麼?可是你知道我是...我不是人類唷!“
“跟你認識了一整天,也覺得你不是壞的妖怪。所以就(つд⊂)....只是,你絕對不能對沐橙出手,行麼?“
“行行行,你說什麼就什麼。“
“呀,還有,家中只有兩間房間,你跟我一間沒問題嗎?“
“你不怕我晚上吃掉你麼( ͡° ͜ʖ ͡°)?“
“誰吃掉誰還難說呢(◔౪◔)。“蘇沐秋意味深長的笑了一下。
“呵呵(´_ゝ`)“

於是樵夫一家跟河童先生就開心快樂地一起生活了。
可起可賀可起可賀。(ㄏ ̄▽ ̄)ㄏ   ㄟ( ̄▽ ̄ㄟ)


----------------

晚上突然醒過來想到...誰來想像一下叶修的河童樣子(大笑)


评论(2)
热度(15)
© 日生🌟日青 | Powered by LOFTER